未来五年中国光伏发电的努力方向和障碍分析

来源:组宣     作者:徐嵩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8日     浏览次数:         

  

    由国家发改委培训中心举办的光伏发电建设及光伏电站报批制度改革高级研讨班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王斯成以“未来五年中国光伏发电的努力方向和障碍分析”为主题发表了见解。  

  根据国家十三五太阳能规划2016-2020(征求意见稿)指出,十三五规划期间太阳能光伏电站累计装机量应达150GW,包括70GW分布式以及80GW集中式电站。按照区域划分,西部地区占太阳能发电装机量35%,其他65%则分布在中、东部地区。 

  补贴拖欠、弃光成地面电站发展瓶颈 

  2015年我国光伏电站装机量达43.53GW,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装机国家,组件产量为43GW,占全球产量60GW的72%,在全球市场已中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而在这43.53GW的光伏电站中,大型地面电站的比例高达82.71%。 

  当前光伏市场面临的问题很多,一是补贴资金先天不足。2015年以前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每度电征收1.5分,每年国家征收400亿元。如果按照2020年风电装机200GW,光伏为150GW的总量来计算,2016-2020年每年的补贴资金至少需要1500亿元。目前的征收资金远远不够(每度电征收1.9分,全年征收600亿元);二是补贴资金拖欠严重,截至2015年底,风电和光伏补贴拖欠资金已高达400亿元,最长拖欠周期为3年;三是西部弃风弃光严重,2014年西部弃风弃光总量200亿度,2015年更为严重;四是火电与可再生电力争夺市场现象严重,2014年火电新增装机40GW超过风电与光伏装机的总量。

  王斯成表示,按照文件来看,2012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管理办法以及2013年7月份的分布式发电时时按电量补贴政策明确指出,大型电站的补贴资金按照按季预拨、按月拨付、年终清算的原则发放,分布式发电则是按照结算周期结算、按季预拨、年终结算。如果严格按照财政部的预拨方案执行,是不会存在补贴拖欠问题的。然而补贴资金不够、电力附加不够,而财政部又没有把专项资金进行补贴,所以造成了拖欠。

  由于630之后的补贴下调问题,导致2016上半年掀起了一波抢装高潮,根据王斯成的测算,在630之后,Ⅰ类、Ⅱ类、Ⅲ类的收益率分别可以达到20%、15%以及10%以上。虽然收益率的影响微乎其微,当前电站开发过程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却是不可忽视的,包括立项、征地、配额、并网以及后期施工、产品选择等这一系列过程中的矛盾与纠纷导致开发商不堪重负。  

  据国家能源局相关数据,2016年第一季度光伏装机容量约为7.5GW,这几乎相当于我国2015年全年装机量的1/2。在这7.5GW的装机中,分布式光伏的比例不到20%。王斯成表示,补贴下调对于电站开发商收益率的影响几乎微乎其微。然而一季度宁夏的弃光一度曾高达67.1%,抢装之后的电站能否并网还是一个未知数。即使国家出台《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管理办法》,但是当前该办法还未进入实施阶段,运营小时数等相关指标都未落实,目前仍缺少火电的退出和补偿政策。 

  政策频发执行颇难  

  为了解决弃光问题,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管理办法》,旨在加强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管理,保障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目标的实现,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  

  根据该办法,可再生能源并网发电项目年发电量分为保障性收购电量部分和市场交易电量部分。保障性收购电量部分通过优先安排年度发电计划、与电网公司签订优先发电合同(实物合同或差价合同)保障全额按标杆上网电价收购;市场交易电量部分,由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通过参与市场竞争方式获得发电合同,电网企业按照优先调度原则执行发电合同。 

  王斯成解析道,该办法的出台首先保证了企业的基本收益率。比如在Ⅰ类地区,保障收购满发的1500小时,剩余电量直接进入市场,这样也可以保障20%左右的基础收益率。如果因为电网检修或者其他原因导致的发电损失则由责任人进行补偿。这首先从文件上给与了弃光问题一个理想化的解决方案,但在其实施过程中也将面临很多实际的问题,是否能严格的执行下去也有待验证。 

  日前,国家发改委针对甘肃、内蒙古、吉林的新能源消纳问题出台了就近消纳试点方案,提出了电能替代、价格机制、电采暖试点、电力外送等解决方式。王斯成认为,探索解决新能源就近消纳问题是良好的趋势,然而该方案并没有指出火电的退出与补偿机制,这就要求火电开发商让利。只有国家出台政策找到火电退出的出路,所有能源才能真正的和谐发展。

  光伏扶贫市场巨大补贴资金有望按时到位

  扶贫是十三五期间的一项攻坚战,随着国家相继出台政策支持光伏扶贫工程,各地方政府也积极探索适合当地情况的光伏扶贫形式,光伏企业也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王斯成表示,光伏扶贫工程计划装机约为15GW,几乎相当于2015年全面的光伏装机量,作为国家重点支持的扶贫项目,补贴资金应该是优先到位的。 

  国务院扶贫办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处长魏伯平介绍道,国家从2015年开始在6个省20多个县进行光伏扶贫试点工程,目前已实现1800MW的试点项目,预计增收22亿元,使得43万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年收入增加3000元。在试点过程中也出现了相关的问题,一是精准度有待提升;二是资金的筹措问题,试点工程的资金主要以财政资金为主,下一步将以财政资金为杠杆,引入金融资本;三是并网困难,大部分的贫困地区电网基础较为薄弱,变电器容量不足等问题导致并网延迟或无法并网。 

  日前,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扶贫办、国家能源局、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等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实施光伏发电扶贫工作的意见》明确指出,在2020年之前,重点在前期开展试点的、光照条件较好的16个省的471个县的约3.5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以整村推进的方式,保障200万建档立卡无劳动能力贫困户(包括残疾人)每年每户增加收入3000元以上。  

  意见指出要因地制宜发展符合当地情况的光伏模式,其中,中东部地区以村级光伏电站为主,对应每户光伏装机容量为5KW,西部地区则以集中式为主,对应每户装机为25KW。

  魏伯平介绍道,按照每户对应5KW的容量来算,200万贫困人口的装机容量达10000MW,体量是相当客观的。在资金方面,由地方政府整合产业扶贫以及其他相关涉农资金,村级电站的贷款由省扶贫资金给与贴息,年限跟额度由当地扶贫贷款规定,集中式光伏电站则由投融资主体和商业化投资企业进行筹措,可以获得国开行、农发行提供的低息贷款;另外,在电网建设方面,上述政策也提出了对策。要求电网企业加大对贫困地区农村地区的电网改造力度,将村级电站的并网工作优先纳入农村电网改造计划,集中式电站的并网要纳入绿色通道,并且由电网承担电站接网及配套电网改造的投资和建设成本,保证光伏扶贫项目优先并网,全额收购。 

  分布式及微电网或成十三五发展重点

  王斯成表示,虽然国家能源机构主推分布式光伏,推出各项政策支持,但是分布式仍然是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据国家能源局的统计,2016年第一季度光伏装机量约为7GW左右,抢装的仍然是大型电站。“十三五”规划指出到2020年分布式装机要达70GW,按目前情况来看是比较困难的,根据规划预计分布式发电在今后五年应该是一个主推的工作。因为分布式不存在弃光的问题,而且目前来说也是优先到位的补贴,所以“十三五”对于分布式是机会。

  同时,王斯成指出,如果大规模的发展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那么其所占发电比例越来越高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现状。所谓高比例,即装机量达到用电负荷的30%。发展微电网可以推动高比例发展清洁能源,使波动性的清洁能源成为电网友好型的优质电源,启动储能新市场。

 

  而微电网的进一步发展需要解决以下几个个问题:第一是技术装备问题,微电网装备跟简单并网是不一样的,需要双向联系、增加主能以及增加能量管理系统,只有解决技术问题将来才可能进行规划跟发展;二是与电网的关系和高比例(50%)接入问题;三是经济性和补贴标准。按照目前的政策来看,要增加主能跟能量系统,成本必然上升,经济性的问题就是企业必须要进行考虑的。

  当前来看,发展微电网是推动光伏市场大规模发展不可或缺的一个步骤。然而,当前我国关于微电网的相关政策却一直没有落实,王斯成认为,从长远来看,要想规模化的发展可再生能源,电网的可再生能源高比例接入问题是将来分布式发展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来源:中电新闻网      

<
Baidu
sogou